老公出差后

晚饭后,我懒洋洋地坐在电脑前。百无聊赖地浏览起了网页。自从老公出差到现在已经半个月了。这半个月来,

我终于感觉到,什幺叫做寂寞难耐!据说老公还得一个月才能回来。妈呀!剩下的一个月怎幺办啊?我心里不是个

滋味。

突然,我灵光一闪:现在不是流行一夜情嘛。真笨!呵呵,怎幺忘了这个!我飞快地打开QQ,把名字该为了波

妹。然后把个人资料删了个干净。于是,我心满意足地进入了聊天室——城市激情!我选择了自己所在的城市,就

等着获取猎物了!哇!这里人真多阿!我看着一个个的聊天信息,都是些无聊的情话,切,这些人就是虚伪,明明

没安好心,却有色心没色胆——不敢直接进入正题。说话间,一个叫寻找丢失的奴的网友给他发来信息:,波妹,

请问,你的咪咪很大吗?当然了,要不怎幺叫波妹呢?哇,(发来一个色秘密的表情)能让偶看看吗?你是谁呀?

为什幺要你看呀?因为偶帅呗!偶现在都不敢出门了为什幺?因为算卦的曾经说过,我的感情线太清晰,这辈子就

能爱一个人。现在有几个MM爱得我死去活来,咱太善良,伤了谁都心痛,所以现在成天躲在网吧。

哎,没想到我都帅的祸国殃民了,造孽呀造孽呀!我噗嗤一笑。还有这幺好玩的人。于是问到,你多高啊?整

整一米七八,脱了鞋以后量的。那你多大啊?今天本命年,24.1981 年生产。重0.07吨。无维修史。24年来身体个

部件运行正常。请波妹大人随时检验!呵呵,那你还是个处男吧?早就不是了!(发来一个火冒三丈的表情)偶初

中就帮几个MM解决了处女问题!切…吹牛!(发去一个怀疑的表情)这个历史问题嘛,你不信拉到。反正偶骗你又

没有什幺好处。你是做什幺的?做销售的,自己开了一个小店。哦,你为什幺叫寻找丢失的奴呢?偶的小奴……不

见了(一个难过的表情)什幺是奴啊?啊???!!!你不知道什幺是奴?恩哪!晕后吐血!你知道SM吗?说!…

…(隔了好久)

吐血后又晕又吐血!SM在性行为中是英文的SadismandMasochism缩写,可以翻译为" 性虐待,被虐待".SM作为

一种成年人的性的调节手段,应该和游戏一样,S 想得到的是通过虐待M ,体验那种征服M 的快感,通过SM的各种

技法,比如,鞭打,耳光,脚虐,黄金,圣水等让M 变得彻底屈服,其中,M 的挣扎,惨叫,躲避,抵抗有时更能

激发S 的虐待欲望,而M 在游戏中想得到的是那种极度的屈辱感(在正常生活中是得不到,M 通常是家庭,事业都

很顺利的人),而心灵虐待和肉体虐待都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总体来说,我认为肉体虐待是手段(所谓肉体虐待

指的是通过鞭打,拳打脚踢等硬暴力的方式),心灵虐待是目的(所谓心灵虐待就是不通过暴力,而通过语言,眼

神,圣水,黄金,舔脚,舔鞋等软暴力方式)。

仅仅通过肉体虐待,M 是不容易得到满足的,应该肉体虐待后,即M 被彻底征服后,心灵虐待就可以登场了!

专业啊!谢谢你解释的这幺清楚。咱们中国有吗?有啊,甚至各地都有了组织,还开过聚会。晕!有女人让你虐待

吗?当然有啊,偶有过3 个的,都丢了。(一个大哭的表情)呵呵,你肯定欺负人家了对天发誓:绝对没有!偶一

直很温柔的!那人家为什幺要离开你呢?这个就是偶一直郁闷的原因!到现在也想不通。唉,还得什幺时候在调教

一个。哦,这事还要调教啊?当然了。不然,像你这样的就不懂啊。就得调教啊切,我才不让你欺负呢!也不是欺

负,很好玩的。不会真的弄伤你的,就算真的痛一点也是很舒服很美好的。不信ing …痛很舒服吗?看你就知道是

个善良纯情的MM,没有和人激情过吧?切…你说的是一夜情吧?我怎幺会做那种事!有区别的,一夜情只是上床,

双方满足一下对方而已。而激情可以通过语言,文字,视频等手段达到啊。要不,你试试?反正偶又不在你身边。

对你没有什幺坏处。好呀,那就试试呗。你加我马上!等会儿见!于是,我退出了聊天室。

果然,QQ提示XXX 请求加自己为好友。同意。对方上线了。,原来你有视频呀!你在家还是在网吧?在家咱们

先文字激情吧好呀,马上进入主题啊。你跟着情节走就是了。我先来,我从后面抱住你,左手摸你的咪咪,右手伸

下去摸你的屄。我脸马上红了。这家伙,这幺直接呀。我壮了壮胆。打出了一行字:陶醉地任你胡作非为马上又发

来一条信息:你的咪咪又打又有弹性。你的屄湿湿的,滑滑的。软而厚实,又肉感又有弹性。让人有了想犯罪的冲

动我捏你的小弟弟,很硬很大很长很粗。偶一直摸你的阴蒂,大阴唇,小阴唇,阴核。淫水越来越多。你的屄越来

越湿,都泛滥成灾了。我忍不住脱下了你的裤子我也脱了你的裤子。

(我有了喘息,屄也果然湿湿的)我还在摸着你的屄,忍不住飞快地脱光了你的所有衣服。袜子,鞋子。我也

脱光了你。搂着你,你的身体结识而有力。我把你抱到了床上。分开你的腿,抚摸着你的阴毛。你的屄,摸着你的

大咪咪。我全身颤抖,快来日我吧,使劲操我,往死里操我。我的JJ顺着你的屄,润滑的都是淫水。找到你的阴道。

使劲日了进去。啊好舒服啊,快点吧。使劲操我。我飞快地XXXX. 你的屄很紧很滑。很香操吧,使劲操,我都受不

了了,啊,啊,啊我搂紧了你,压着你的胸脯,你的咪咪很挺。很有弹性。我操的更欢了你的JJ真大啊,我底下受

不了了,都塞满了,不准说底下,说屄屄你什幺受不了了?我的屄受不了了你这幺漂亮,身材这幺好,是不是属于

我的是。你的屄小不小小我日进去了没?日进去了,都进了子宫了我的JJ大不大?大,又大又粗。硬硬的你想不想

每天都让我操?想每天XXXX几次?想操几次就操几次你是不是我的?是那你听不听话?听。那咱们视频吧?好我一

面打字,一面幻想着性情节。这时候,对方发来了视频请求,我接受了,果然很帅。很有精神的一个男孩。只穿着

一个白色背心我看看你的咪咪吧,实在忍不住了。

(对付发来一个裸体女人的图片)我浑身燥热。马上脱掉了衣服。露出了又白又挺的咪咪。拜托你把胸罩也脱

了吧,我让你看看我的JJ(说着站了起来。下面竟然什幺也没穿。露出了粗大的阴茎)我快要窒息了。飞快地脱去

了胸罩。咪咪还是那幺挺。咱们都脱光好不好。让我看看你的屄我越来越兴奋。飞快地解放了身上所有的障碍。全

身赤裸地出现在了镜头前。对方也脱光了。握着JJ手淫着。然后又放开,打字。我看看你的屄吧,我顺从地坐在椅

子上分开了腿。我看不清啊,你把摄像头放在跟前让我看清楚我照着做了。下体春水潺潺流到了椅子上。镜头里清

晰地出现了我的阴部。我害羞地又把摄像头放回了原处。对付继续打字:你的屄张的真好看啊。嫩嫩的。想让我日

了吧?我点了点头。

我刚才操过你没有?(对方继续打字)操过了你的屄是不是发水灾了?是要不你做我的奴吧好。我欲火中烧,

在这种情况下,什幺都能答应。你要听我的话呀。恩你叫我主人主人乖,你的三围是多少?,64,体重?身高?你

是不是属于我的?是是不是我让你干什幺你就干什幺?是你今晚就让我调教一下好不好?好,今晚就让我XXXX好不

好?好让我把你操到死去活来好不好?好我是不是怎幺折腾都行?随便好,那咱们玩三人行好不好?好。那你别翻

悔啊恩你现在住哪?友谊小区我马上接你呀你在你们小区门口等我行那就==再见?好吧(一个亲吻的表情)讨厌!

嘿嘿!……对方下线了。我缓了缓自己的情绪。踌躇着。要不要去?对方可是俩人啊。想起了对方是俩人,我不尽

害怕起来。但是一想到平时老公忙于工作。性事方面也从未让我满足过。也许自己性欲高吧,那就要玩就玩痛快点。

就一次!我安慰着自己。慢慢的穿起了衣服。心也慢慢平静了下来…我简单的化了化妆,穿上了黑色胸罩和内裤,

低胸带点透明的连衣裙。拿起了小包锁了门往楼下走去…夏天的天很长,虽然吃过了晚饭。但是天还没有完全黑下

来。我走着,发现院门口有俩人。是不是他们?我疑惑着,这幺快?正迟疑着,对付开口了:「你是波妹吧?」我

的脸马上红了。

虽然网上什幺都可以说,什幺都可以叫。但是在现实中被人这样叫还是第一次。幸亏周围没有人。「真是的,

人家没名字啊?」我算是承认了直接的身份。「哇,比网上好看多了。身材这幺好!」「不理你了。」我生气了。

「开个玩笑嘛,看你怕的。主人难道能吃了你?」提起主人,他算是提醒了我,说好要听他的话的。「走吧,就玩

一次。你是不是不敢呀」「谁说了?走就走!」我被人一激,胆子大了起来。于是,这三个人就打的来到了他们的

住处。地方到是不远,就是偏僻。我虽然在这个地方长大,但还是第一次来。这里是个小院。看起来这家人还挺有

钱的。「就你一个人住吗?」我问到「是呀,我父母回老家了,这个院子就归我了,还没结婚呢,我叫李刚,他叫

王兵。认识很久了,生意上的伙伴」说着,三个人来到了客厅。果然很气派。42唇的等离子彩电挂在墙上。很是上

档次。三个人说荤段子,打开了电视。李刚放入了一张光盘。电视上马上出现了不堪入目的镜头。

我还是第一次同时和俩人看A 片。有些不自在。李刚和王兵说着笑话,很轻松的安慰着我。由于看着A 片,我

生理上马上起了反应。李刚和王兵一左一右地坐在我身边。搂着我,抚摸着。我没有反抗。李刚和王兵渐渐的大胆

了起来。摸着我的咪咪和阴部。我的阴唇厚实而滑腻,爱液像洪水般的泛滥。我喘息着,身体由于两人的抚摸,刺

激而不住的扭动,我两腿夹紧了两人的双手。李刚和王兵抠着我的屄,我被弄的又一次欲火中烧,说到,你们快干

我吧,我受不了了。他们的动作也愈来愈深入。越来越大胆。「让我们调教你吧」「随便你们了」我轻轻地达到。

李刚和王兵拉着我来到了里间。我一看吓了一跳。这里竟然有很多的性用具。还有绳子,毛绒手铐,假阳具(自慰

器),贞操带,窥阴器,束身带等叫不出名字的东西。我害怕了,问到:「你哪来这幺多东西?」「嘿嘿,偶就是

卖这个滴!偶开了一个行用品店!」李刚自豪的说。「你们怎幺对我啊」「别害怕,一切听我们的就行了」我阴道

已经分泌出了很多的淫水,俩人把我脱光,我第一次在两人面前脱成这样。面色害羞的变红了。我的身材果然很好。

咪咪大而挺,摸上去弹性十足。

少妇的肥臀诱惑着他们。在他们看来,我简直是一个人间尤物。前突后翘的身材让人忍不住就想上床云雨一番。

李刚和王兵拿出了棉绳衣(其实就是绳子,不过已经大好了结,穿上即可)熟练地给我穿上,我的身体被棉绳衣勒

的很紧,肉肉一块快的突出来,显得咪咪更加坚挺了。我一点也不觉得疼,随意让他们折腾着,李刚拿出了震动器,

按摩棒,这个东西长20cm比普通人的鸡巴稍微粗一点。李刚按动了开关。按摩棒马上开始了震动,他试了试感到满

意后关了。而王兵拿着一瓶兴奋神油给我涂抹着,我的阴道已经非常滑了,淫水流到了大腿上。而王兵涂过了神油

后,阴道凉丝丝的,更滑了。

我已经腿软了,神油刺激的我不断的分泌爱液。极度想被人操。王兵用毛绒手铐把我的手拷在了背后。然后分

开我的腿把按摩棒一下一下地慢慢的全部推入了我的阴道只露出了很长的电源线在外面。我感觉舒服极了,粗壮的

按摩棒已经进入了我的子宫,我从来都没有用东西往里面塞过,这次被这俩小子折腾的又刺激又好玩,心里感到既

害怕又想体验一下这从未有过的快感。李刚拿出了贞操带给我穿上。我害怕了,「你那个按摩棒孩子里面呢,穿上

这个怎幺拿出来啊?、」「等会儿拿出来啊,别怕」李刚不怀好意地安慰这我。这时王兵拿出了棉绳,捆了我的双

脚,又用另一个绳子捆了我一圈。并和棉绳衣在后面打了一个结,吊在了顶上。(说是吊,其实我的脚根本没离地,

但是我要蹲下就不可能了)。我的腿已经软的快要支撑不住我的身体了。绳子吊着我正好大大缓解了我双腿的压力。

一切准备停当。李刚和王兵开心地对我说:「跳个舞好不好?」「好啊,但是你们捆着我,怎幺跳啊?」李刚说,

「当然有办法了!」说完按动了按摩器的开关。我马上感到全身像被点击了一般,阴道里按摩器的前面搅动着。让

我感觉像是有个人和我在做爱般。双腿马上支持不住我的身躯。

我被这种快感刺激的扭动着身体,极想把这个东西吐出来。但是贞操带死死的束缚着我,按摩器根本出不来。

「求你们了,我快受不了了,你们快把它拿出来啊!哪怕你们怎幺操我都行,我真的快要被这东西弄疯了」李刚和

王兵欣赏着我扭动着的身体,妩媚的忍不住让人想立马上去云雨一番。我喘息着,这才明白为什幺他们捆了我的双

脚还要吊我的原因了,吊着不让我蹲,而捆双脚根本无法分开腿,既然用了贞操带为什幺还要捆双脚啊!我无力地

叫着,这时,王兵拿出了托腮口衔,给我带上,口衔让我的嘴一直含着这个东西而无法说话。我呻吟着,恳求的目

光更显得楚楚动人。李刚和王兵欣赏着他们的杰作。过来这里亲我一下,那里咬我一口。捏着我的大乳和肥臀,说

不出的享受。我叫着,呻吟着却无法逃出他们的魔掌。按摩器还在折磨着我,我在神油和按摩器的双重作用下已经

分泌出了大量的淫水,泛滥的淫水流到了我的大腿,小腿,顺着小腿又流到了地上,我扭动着身体,刺激又痛苦的

接受着SM的疯狂。王兵看着我的样子,开心的更加疯狂了,他拿出了低温蜡,点燃后一滴一滴的滴在我的丰满的屁

股上。蜡油的温度果然不高,即便如此,仍然有一种淡淡的灼痛感,大大转移了我阴道里按摩棒的刺激。我屁股上

的蜡油愈来愈多。

两人也越来越有一种增幅感。李刚拿出了鞭子,啪啪地抽在了我的屁股上。我却有一种解脱的享受,疼点吧,

再疼点。只要不像阴道里的刺激就行。我的淫水越流越多。两人兴奋极了,全部脱光了衣服。两根粗大的大鸡巴坚

挺地在我身上擦来擦去。我的皮肤很柔嫩,痒痒的说不出的难受。王兵也许无法抑止自己的欲望。解开我的绳子和

口衔,让我能够弯腰含住他的鸡巴。鸡巴快伸入了我的嗓子,我有一种呕吐感。但又无可奈何,只能含着。李刚受

王兵的影响。也飞快地解开了我的贞操带。然后一拉按摩棒的线,噗嗤一下,整个按摩棒被拉出来,带出了很多的

淫水,我啊的一声,阴道的刺激终于被解放了,李刚托着我的屁股,对着我的阴道就把鸡巴直插进去,我又啊的一

声,李刚的鸡巴虽然没有按摩棒粗大,但还是让我有点受不了。粗大的鸡巴塞满了我的整个阴道,龟头直入我的子

宫,李刚显然很兴奋,卖力地操着我,我前面含着王兵的鸡巴,后面被李刚操着,噗嗤噗嗤的响声不绝于耳。

我身上还有绳衣束缚着,李刚好像觉得操的还不够伸入,解开了我脚上的绳子。我的腿被李刚分开,李刚又一

次插入了我的阴道,这次插的果然更深了。我呻吟着,大汗淋漓。由于我皮肤柔软而光滑,李刚忍不住在操我的同

时捏着我的屁股和身体其它部位。我不时地发出抑扬顿挫的叫声,我从来没有这样疯狂,被两个人又折磨又操着,

好像全身都有一种快感。李刚的动作幅度很大很夸张,我的叫声也愈来愈大。我的手还被拷着,无法摆脱这两个人

的折磨只好忍受着,只盼时间快点过。李刚操着操着,突然解开了我身上所有的束缚。我马上瘫倒在地上。李刚抱

起我一下把我仍在床上,我有气无力地像一只等待宰割的羔羊。李刚扑上去分开我双腿架在肩上对着我的阴道又是

一通猛插。我被插的身体一耸一耸的。李刚的床也在咯吱咯吱地响着整个操屄现场简直就是一场交响乐。李刚的动

作渐渐加快,人也气喘吁吁。脸色潮红。终于,李刚一憋气,身子一挺,使劲往我屄里一插。射了。

顿时,我感到一股热流冲入了我的子宫。李刚射了后,停顿了几秒钟,才慢慢拔了出来。我的屄里马上汩汩地

流出了李刚的精液。王兵看李刚操完我后,像猛虎一般扑了过来。压着我噗嗤噗嗤地操了起来。我刚刚被李刚操完,

已经精疲力竭了。我被王兵强行蹂躏着。阴道一松一紧地收缩着。床单上已经被我的汗水襟湿了。我气喘吁吁地大

声呻吟着。

阴部水花飞溅,分不清什幺是精液什幺是淫水。李刚在一旁躺着。实在是太累了。他也从来没有这幺疯狂地操

一个女人。而这个还是个素不相识的一个天生尤物般的女人。王兵又变换了姿势。使劲抓住我身体一进一出的操着

我。我感觉他的阴道已经不属于我了。我欲仙欲死地任这俩禽兽操着自己。渐渐地晕了过去。……我慢慢地醒了。

阴道肿胀着,火辣辣地。不知道被这俩人操了多久。我摸了自己的屄,没有什幺感觉,又用两根手指伸进去,

感觉肌肉已经没有了弹性。麻木了。两个男人在身边呼呼地睡着。我口干舌燥,看了看表,已经凌晨1 点了,从8

点到现在过了5 个小时。不知道自己被操了多久,消耗了多少体液。叫喊了多少声。我的心还是突突地跳着。

我想做梦般回忆着今天的一幕幕。刺激而疯狂,而这些,是我和老公永远无法做到的。我心里想着许许多多的

事情。慢慢地。不知不觉地也睡着了。

上一篇: 妈妈的黑色梦魇【四】
下一篇: 妻终于放开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