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外传<十>【完】

一、《红尘刀剑殁》

  终南山全真教,虽在全真五子、老顽童周伯通与教众努力之下,驱走来犯的

金轮法王、霍都等人,但蒙古四皇子忽必烈机谋巧辩、运筹帷幄,军威势力已逼

近全真教,为求保住全真教多年绩业,全真教众全体下山,不与蒙古军正面对敌

,同时,失去小龙女的杨过也随之下山,一行人往郭靖、黄蓉所在襄阳城而去,

一来投奔,一来杨过对黄蓉也有几分超乎师徒、嫂姪爱恋情谊,更重要的是,杨

过要问问黄蓉这位女诸葛,关于小龙女失蹤留字的看法。

  其实,这种询问对情人是相当残忍的,但,比起黄蓉,小龙女在杨过心中份

量重了许多,虽然,杨过与黄蓉之间有扯不清、超乎道德的关係,彼此发生过无

数回的欢愉。

  陆无双、程瑛等美丽少女,又何尝不是一样,但当小龙女出现,杨过的“红

颜知己”就不再重要,那种时刻,四处留情的杨过,心中只有“龙儿”这个名字

,徒留程瑛、陆无双在孤独中伫立。

  比较起来,黄蓉幸运的多,她至少有郭靖,虽然将帮主大任移交给鲁有脚长

老,却仍是中原群侠钦仰的“永远的丐帮帮主”、“忠贞、玉洁、聪颖、美艳、

清丽、机变的女诸葛”。

  几个少女,走在襄阳城热闹的街上,一边嬉笑,一边唱着歌,「问世间,情

是何物,直教死生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

中更有痴儿女……」

  「咦!后面怎幺唱啊?忘记了」

  「算了,不会唱就换首歌,想那幺多干嘛!」

  「就是嘛!嘻嘻……」

  在嬉闹声中,少女们渐渐走远,战乱之中,并不妨碍她们自己的享乐。

  一名衣衫褴褛的少年,年纪约莫与郭芙一般大小,脚步虚浮,一看就知道没

练过任何武功,几个大汉正追打着他,少年被打的口吐鲜血,却仍倨傲的叫着,

「欠钱还钱!还我钱!还钱!我的钱!」

  黄蓉一行人经过,出手赶走了那几名大汉,黄蓉仔细瞧着这名少年,不自觉

想起杨过那付倔强模样,更不禁想起与杨过那段缠绵时光,柔声问道:「这位小

兄弟,你怎幺惹上这群流氓?」

  少年久未有人温柔对待,说起话来不禁期期艾艾:「我靠弹这破古筝讨几个

钱维生,这群人硬要我跟他们下棋,我说没玩过,不想赌钱,他们都不管,非要

我跟他们下棋赌钱不可。」

  少年顿了一下,续道:「结果,没想到下棋是这幺简单的东西,一下子赢了

七、八盘,他们不但不给钱,还抢我的钱,我不肯,就一直打我!」

  黄蓉怜惜心起,给了少年一点银两,传授了他一点基本内息、马步的基本功

法,再送了他几套衣服。

  阿浪一路上一直沈默,但在与少年分手时,偷偷塞了一本书给他。

  一本计载着花、蛇、猿、犬四妖奇术,与情花谷刀剑并行、如来神掌、杨家

枪,以及互相融合而成的新招。

  阿浪有一股不祥的预感,所以,凭着天意,他要找一个资质不错的传人。

  正巧,这个倨傲少年资质不错,又还蛮像自己的。

  与少年分手的时候,黄蓉问道:「小兄弟,你叫什幺名字?」

  少年笑着答道:「有缘相见,何必言明,妳们对我好,我知道,至于名字,

“何足道”矣!何足道!」

  襄阳城内,众多身着劲装的各路名家高手,纷纷涌向李将军府旁另一大宅,

武林忠义的归向,郭靖郭大侠也忙着张罗大宴的杂事,丐帮佔了所有武林人士的

五成,另外还有各大镖局、大小门派、盐帮、布帮、酒帮、船帮等,声势相当浩

大,一边聚集,一边喊着:「郭大侠!黄帮主!郭大侠!黄帮主!……」

  李将军府楼顶观月台,王大人似笑非笑的看着街头盛大景观,一旁的侍卫一

句话都不敢吭,王大人身上透出阴沈的气息,良久,十二丸藏缓缓由楼下走来,

欺近王大人身旁咬耳,王大人这才眉头纾缓,笑了一笑,说道:「这样啊?那咱

们就动身吧!」

  十二丸藏道:「还有另一件事,负责守城的吕将军,最近似乎有一帮来自京

城的人频频与他接触。」

  王大人阴笑道:「那个懦弱无用的东西,没什幺好怕的,叫李将军调一队侦

察兵前去监视。」

  王大人搓着肥胖的手:「该出发了!哈哈哈哈哈……」

  郭靖府邸一清丽的美妇正在门口招呼各路英雄,她有一头长髮及深邃的黑眼

珠,清朗的秀眉,雪白、吹弹得破的肌肤,慧黠灵活的大眼,标緻的身材,丰满

浑圆的美臀,高挺的酥胸,纤细的腰身,美艳无双的瓜子脸庞,正是豔名远播的

中原第一美女、第一大帮帮主,女诸葛黄蓉,但从容的应对之中,却似乎深藏着

许多的心事。

  黄蓉一行人与郭靖终于会合,黄蓉见到自己丈夫,心中百感交集,黄蓉想尽

情地说出心内的苦楚,却又不知从何说起,这几个月来的苦难、所受折辱,万般

辛酸却又不敢对自己丈夫诉说。

  黄蓉内心想着:「我能告诉靖哥哥,我的身子已被玷辱了吗?已被许多的男

人姦淫过,不再是完全属于他一人了吗?公孙止、武家父子、丐帮长老、杨过、

王大人和他的手下、甚至还有一只狗,都和我有过肉体关係,我要怎幺面对靖哥

哥?」

  黄蓉心中凄苦:「因为我的照顾不周,完颜姑娘、耶律姑娘和芙儿都丧失了

清白女儿身。」

  黄蓉回头看看自己花朵般娇豔的女儿,「公孙止、武家父子、花怪花满天、

猿怪、丐帮长老、耶律齐、绝情谷男弟子姦淫、凌辱,女儿啊女儿,真苦了妳。」

  郭靖见到美艳绝伦的妻子,多日的分离,心下高兴非常,忙带黄蓉一行人来

到英雄大厅,朱子柳等中原群侠正在厅中等候,大厅热闹非常,一个油髒的僕人

正在整理、摆设食物,群侠中不乏许多的丐帮弟子,因此,此人虽一副冷漠、髒

臭,却并不被嫌恶,反而受到丐帮弟子们亲切招呼。

  这个人是新来的长工,他习惯人家叫他“阿才”。

  大厅主桌有一个神色哀伤的老人,正式最近惨遭灭门的方总标头,旁边一身

着白衣麻纱孝服的美妇,是灭门惨案中除了方总标头外唯一活口,陆冠英的夫人

程遥迦,这一次的英雄宴,除了为归来的黄蓉等接风洗尘,也为了帮中原群侠之

死讨一个公道。

  朱子柳见到恩师一灯大师,异常的高兴,赶忙上前跪地请安,一灯的师弟天

竺僧此时正在襄阳城外,一些奇形的药草吸引了天竺僧的注意,所以没有随黄蓉

进城,朱子柳谈到这个师叔,不禁好笑,但谈到泅水渔隐之死,又不禁愤然。

  一灯大师道:「生欲何哀,死又何苦,人生本若繁梦一场,梦深而来,梦醒

而归,渔隐既已西去,逝者已矣,也不用太过伤悲了。」

  阿才走近一灯师徒,将一小小的羊皮卷拿给一灯,附耳跟一灯大师说道:「

该才外面有一个人叫我将这东西交给大师,他说完话就走了,没有留下姓名。」

  一灯大师打开羊皮小卷一看,不禁大惊失色,羊皮卷内包着一只耳朵和一只

拇指,一灯大师一眼就认出它的主人,正是自己的师弟天竺僧,羊皮卷内有一行

小字,“久闻大师风采,请大师独身前往城外百里亭一聚,天竺大师已先到,相

谈甚欢,盼望切切,请莫让小可失望”。

  一灯大师还不及与中原群侠客套,飞身而起,向城外狂奔而去,朱子柳不及

问明,只道老师不喜参予世间尘宴,而其他群侠们,也正因交谈热络而没注意一

灯大师的远去。

  郭靖握着黄蓉温润的玉手,怜惜的看着不发一语,黄蓉深知自己丈夫不善辞

令,肯在众人面前握着自己的手,关怀之情内敛而渐形于外,已让黄蓉相当感动

,郭靖见到黄蓉身后几个男女,说道:「蓉儿,不介绍一下妳带来的侠女壮士?」

  黄蓉脸一红:「对不起,见到大家太高兴了,忘了为大家引荐引荐。」

  黄蓉续道:「这一位是老顽童周伯通唯一弟子耶律齐,他的妹妹耶律燕姑娘

,杨过的好友完颜萍姑娘、公孙绿萼姑娘,以及“刀剑浪子”阿浪。」

  听到“刀剑浪子”,所有人不期然的全部安静下来,只见方总标头咬牙切齿

的看着阿浪,一只颤抖的手指指着阿浪,不住的喘气,逼红的面容怒火沖天,却

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程遥迦轻叹道:「刚刚远远一看,就觉得是你,只不过因为

你是随着郭夫人而来,没有多加注意,没想到,你竟然敢出现在众人面前,也好

,还我丈夫命来!」

  阿浪满头雾水:「什幺?妳说什幺?」

  此时,王大人带着李将军、「刀不使二」十二丸藏、几个贴身护卫和一大群

士兵冲入大厅之内,说道:「兇手现形,兇手阿浪速速放下武器,国法自有公论

,莫作无谓的抵抗!」

  黄蓉急道:「靖哥哥,不要相信王大人说的,他是个无耻恶贼!」

  郭靖听到妻子的大叫,原本準备出手的攻势缓了下来,狐疑的看着黄蓉、王

大人、程遥迦等人。

  突然,一个劲道十足的身影冲到阿浪身边,双掌一并,无数掌影化作七色彩

虹,彩虹瞬间暴涨,奔腾的气流涌向阿浪,眼看阿浪就要被淹没。

  阿浪跃上半空,剑色如虹的利剑画出无数剑圈,如雨点般打在彩虹上,正是

以「如来神掌」之“天佛降式”化成的剑招,猛招相撞,周围的桌椅受不住纷纷

碎裂,阿浪随即一翻身,腿边厚刀拔出,一个回身劈出一刀,却是“正宗杨家枪

十八势”之一所化成的刀法,凌厉的刀光将受剑圈削弱的彩虹华轮切开,华轮光

彩一散,一双凌厉的铁掌拍向阿浪胸膛,阿浪不慌不忙双刃交叉,劈出一道十字

剑气刀光,来人急速一退,刀光剑影劈向墙壁,留下一大型十字痕迹。

  攻击阿浪的,竟是“铁掌水上飘”裘千仞。

  阿浪道:「裘老前辈,为何突然攻击我?」

  裘千仞冷一张脸,说道:「我来证明,你的确是灭了镖局满门的杀人兇手!」

  王大人暗笑,心想:「黄蓉小女娃,如果一个人知道,妳将他的妹妹与全家

人都杀光了,即使他是妳最好的盟友,也一样会出卖妳的,我只跟裘千仞说了十

分钟的话,他就愿意帮我对付妳,谁教妳要灭了绝情谷?」

  满怀忿恨的朱子柳运起判官笔,火急运出一阳指内劲,以“张旭肚痛帖”的

狂草书法攻向阿浪,一旁耶律齐、武家父子等人,虽听黄蓉说过王大人是个卑鄙

恶贼,却没听黄蓉说过他是怎幺个恶法。

  而阿浪的出现,原本就充满疑窦,阿浪是个不明身分的高手。

  黄蓉总不能详细解释,她是被王大人姦淫了,王大人肥胖丑陋身子曾在压在

自己美艳清丽的胴体上,曾被迫吸吮几个王大人护卫的肉棒,让他们将精液射到

自己嘴里,还得满脸淫蕩似的挑逗男人,吞嚥他们的精液,曾被三个人同时在自

己口、下体、菊花蕾兇猛的抽插。

  黄蓉更不能说出口,她是怎样被一只狗姦淫的,怎样让狗的肉棒插入自己神

祕花瓣,让狗的肉球状生殖器塞在自己的体内,不断在一群男人面前赤裸裸的表

演人兽相姦,狗的肉球卡着自己的花瓣,直到狗的精液射入自己体内才能拔出来。

  虽然,郭芙、完颜萍、耶律燕、武家父子、耶律齐等人,也曾在李莫愁、公

孙止的毒计下发生了难以釐清的纠葛,每一个女人和男人的性关係都错综複杂,

但因黄蓉也牵扯其中,黄蓉不愿再提起被公孙止姦淫的往事,更不愿回溯自己和

属下、弟子、弟子之父发生的乱伦关係。

  因此,对于阿浪的出现、帮助,黄蓉亦语焉不详,因为这牵扯到自己不愿发

掘的内心深处,一个重大的祕密。

  之所以,连武家父子、耶律齐等人,也对曾并肩浴血的阿浪出现了敌意,功

力已大增的几人,也分别运起降龙十八掌、一阳指、全真剑法,虽还未参加战斗

,却也做好了攻击的準备。

  阿浪急速地迴转身子,快绝的旋转,厚重的黑刀顺势劈向朱子柳,内蕴一阳

指内劲的判官笔与刀锋相撞,激出刺耳的撞击声和如刀割般的劲风,大厅功力不

足的人受不住后退躲避,一把芒如青虹的利剑忽而刺出,指向裘千仞的咽喉。

  裘千仞不慌不忙,铁掌伸向剑芒,初时缓后而极快,猛力的拍向剑面,利剑

因而摇晃下坠,裘千仞旋转手臂,抖出铁掌绝技“攀枝蔓延”和“流云袖”捲住

剑身,内劲猛吐突收,欲夺下阿浪的剑。

  一股兇猛的剑气突然由被制住的剑气发出,裘千仞大惊失色,急忙鬆手并反

劈一掌,阿浪停下旋转的身势,刀一挥,又劈出一猛烈的刀气,裘千仞脚猛一蹬

,使出“地绝落”,大厅地板碎裂激出一道土石墙,刀气劈在土石墙上,兇猛的

爆裂。

  裘千仞道:「剑气!?“刀剑并行”、“刀行剑旋”?据我所知,武林中只

有绝情谷技法能将内力透剑而发出伤人剑气,公孙止早被四淫之首花满天以“寄

生”术杀死,因而习得“刀行剑旋不留命”绝技的花满天,也被老夫正法,而你

,阿浪,竟然会使用此等武学?」

  裘千仞将全身功力蕴于双掌,双掌透红发烫,冷冷说道:「莫非你就是四淫

最后漏网之鱼,蛇妖蛇项言?!」

  阿浪说道:「天下武学、门派众多,谁也不能称言能全部了解,即使您裘老

前辈,也不免少见多怪,若然见识浅薄,不说别的,据我所知,东邪黄药师的第

三弟子曲灵风,就是以将掌力发于空中的“劈空掌”称名于世。」

  王大人突然附耳与身旁的护卫「刀不使二」十二丸藏说了几句话,再回头吼

道:「大胆奸贼,给我拿下!」

  大听众侠听见钦差的命令,一拥而上,阿浪红着眼杀意怒涨,刀剑交击爆出

几点星火,顺势一分两团火光随剑、刀气飞出,一名丐帮七袋长老与一名“海砂

门”高手,胸口多了一个血洞,身子软倒死去。

  阿浪身形一变,以“剑气”发出“如来神掌第六式--佛光普照”,森冷的

剑气随一股温暖的风吹向众人,却是杀机重重的温暖假象,大厅众侠纷纷躲避、

抵挡,功力稍不继者,在不知不觉中,心脏、咽喉就多了一道深深的伤口,转眼

间,众侠死伤已不少。

  裘千仞暗道:「这人武功虽似绝情谷的刀剑绝杀,却又融合了其他失传门派

的高深武学,而且融会贯通,并不像花满天只单纯吸收他人功力壮大自己,看来

相当不好对付。」

  大厅内数不尽的高手,纷纷将攻势招呼到阿浪身上,兇猛的攻击如破堤洪水

般涌来,阿浪威力无比的招式,逼退一次又一次的“洪水”,却也深知在众多高

手下,今日恐难生还,于是,他突然往后抽离战圈。

  “洪水”紧跟着追逐,阿浪几个变招虚晃,向黄蓉所在之处前进。

  有一些话,是一定要在机会未消逝前说出,或者,即使没有机会,也得找一

个不适合的时间说,让对方知道自己的想法。

  此时阿浪一个闪身已来到黄蓉身旁,悄悄说道:「黄蓉女侠,其实我真的就

是四淫之一蛇项言,只是,我从第一眼看到妳我就知道,这一生,我不再对别的

女人有兴趣,我第一次有“爱人”的感觉,我暗自发过誓,今生无论多漫长,我

都要与妳一起,即使是不可能有结果,我也要用全力保护妳,别说我无耻,我本

来就是淫人妻女之下流鼠辈,我好想日日夜夜吻着妳、姦淫妳,但是现在,我要

用尽我每一分力量好好守住,即使杀光群侠我也不在意,因为,我不能倒,若我

倒了,下一个被毒计所害的一定是妳,群侠生死与我无关,但我绝不容许那姓王

的淫贼狗官再次侵犯妳、汙辱妳清丽的身体。」

  黄蓉悄声说道:「你自己想办法杀出去吧,别管我了。」说完,一个精妙的

打狗棒法忽然使出,重击阿浪肩头,阿浪一只手臂几乎脱臼,无力再提起。

  黄蓉叫道:「他果然是蛇项言,想趁机混入襄阳城,所幸及早发现。」

  黄蓉借力使力,牺牲掉阿浪,以保全自己和中原群侠,她已经看出王大人欲

利用此间矛盾,重创群侠实力,所以,虽然阿浪救过自己一命,也只好牺牲这个

本性邪淫的阿浪。

  何况,这个蛇妖化身的“阿浪”,真的可靠吗?会不会再次陷入遭人姦淫的

恶梦?

  黄蓉不敢冒险,公孙止、王大人的性游戏,她想都不愿再想,黄蓉不敢将赌

注压在阿浪身上。

  王大人皱眉暗道:「这小女娃怎幺突然阵前倒戈,坏了整个布局,算了,先

捉到蛇项言再说。」

  一道黑影随“人炼狱”、“虐龙”的猛攻急收如死神般杀来,正是“地狱虐

龙”暗藏杀招,裘千仞虽伤不乱,左右铁掌反向画圆逆转乾坤,将“天河”猛烈

喷出,化成兇猛血柱喷向死神镰刀般黑影。

  但黑影突然一分,竟化作数十条,原来许多功力低弱的人,被气流捲起,跟

随在“鬼魅”“虐龙”气流之后,受气流引导不自主的运起毕生功力推动刀气,

所以攻向裘千仞的攻势才会强了几倍,而最后又与“死神黑影”结合,化作许多

杀人者劈向裘千仞,正是由“万佛朝宗”演化而来。

  裘千仞不禁暗歎:「了不起,了不起,竟然能将绝情谷绝式中,因人心贪生

怕死的本能,而使“借他人力、用他人身”不切实际、发挥不出的招式,如此完

美的改善、使出。」但裘千仞也并非庸手,“化水”部份见势变招,化作无数水

柱喷向每一人影。

  每一黑影都中招,但因“天河”力量分散,因此黑影们猛烈的一晃后,依然

杀向裘千仞,攻来的黑影渐融为一人,阿浪再度现身,手中刀已尽碎,口角微微

淌着血,一掌“迎佛西天”拍向裘千仞。

  裘千仞招式已老,功力涣散一时难以回气,勉强回掌硬接,双掌对击,裘千

仞如同雷震身躯飞撞上樑柱,大口鲜血喷出。

  裘千仞尝到了许久未有的败北,阿浪飞身再击一掌,裘千仞已无力抵抗,闭

眼待死,两条人影突然来到身边,正是郭靖与黄蓉。

  郭靖一招“见龙在田”发出,与“迎佛西天”对击,已身受内伤的阿浪受不

住吐血狂喷,黄蓉精妙棍法再施,阿浪腿断摔倒,仆倒在地,顺势捡了一把剑撑

起,成为坐姿,将剑放在胸口防身,但血还是不断由口中涌出。

  裘千仞听见黄蓉说话:「裘老前辈,我猜你已知道了我们灭了绝情谷,所以

才会阵前倒戈,可是你看,你要杀人,人何尝不是要杀你,你杀了一个婴儿,瑛

姑还不是为你苦痛一生。」

  裘千仞回想一生,刀血风雨,突然澈悟,起身飞奔,哈哈一笑离开了大厅。

  几名王大人的刀手此时才拔刀,毒辣狠招攻向阿浪,几名失去师兄弟、好友

的侠士也分别一涌而上,欲结束掉已深受重伤的阿浪。

  阿浪头一甩,因痛苦而流的冷汗与血,随长髮散乱洒出点点的水珠,顶地的

剑一弯,“叮”的一声闪出眩目火花,剑弹起,剑指天,阿浪狂叫道:「浪奔!

浪流!狂浪涛涛不罢休!」喊罢,突然口中喷出一兇猛血箭,众人见此情景不禁

一呆,而此时,阿浪的剑闪电般划出,一道剑影冲上天击散正落下的血水。

  剑影由阿浪头上一尺处,化成十多道剑影环身落下,靠近的人闪躲不及,分

别死伤倒地。

  阿浪顺势将剑插入“王家剑”掌门王霸先的心口,王霸先一双豹眼不相信的

看着自己心口,搞不懂练了一辈子剑,一个三、四十岁的、受重伤的江湖新手,

在一招内就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阿浪缓缓拔出剑,再一次将剑撑地,支持着身体不倒,目光深情的直视豔丽

无双的黄蓉,忍不住又吐了一大口血,忽然吟唱道:「妳从春天走来,妳在春天

说要分开,说好不为妳忧伤,但心情怎会无恙,为何总是这样,在心中深藏着妳

。」

  一名武师发掌,重击阿浪,阿浪不闪不避,继续唱道:「天南地北双飞燕,

老翅几回寒暑」,中掌的身躯摇晃的更厉害,但在受掌同时,冰冷的剑尖也穿透

武师咽喉。

  黄蓉急使眼色,叫阿浪快离开,阿浪却柔情的看着黄蓉焦急清丽的大眼道:

「欢乐聚,离别苦,就中更有癡儿女。」

  朱子柳一阳指发出,另一名剑客也发出一剑,阿浪不理一阳指的急点,一剑

杀出,那名剑客倒地身亡,阿浪身中一阳指再次摔倒在地,但剑客却也中剑死亡

,阿浪冷笑:「在我面前用剑,打扰我唱歌,该死!」

  阿浪续唱:「燕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只影向谁去?」

  梦一般的刀如蝴蝶般飞舞,光影蝴蝶围绕着阿浪飞舞,阿浪唱道:「问世间

,情是何物?直教死生相许」,同时轻轻的出剑划向蝴蝶。

  刀剑相击,蝴蝶碎裂,阿浪中刀,惨然说道:「佐佐木小次郎“冷流”的“

碎裂蝴蝶刀法”?……好……刀……法……」说罢倒地,气贯背脊以最后力量由

下而上劈出“金顶佛灯”剑招。

  十二丸藏不及反应,单手长刀晃出三道刀影,腰间自杀用小刀也出鞘。

  刺中阿浪的是腰间小刀,阿浪笑了,「好久没看到这幺好的刀法,“武神流

”宫本武藏的双刀技法,好,很好。」阿浪软倒,十二丸藏揹起阿浪不知是死是

活的身体,走出大厅。

  黄蓉、朱子柳突然急速冲向布帘旁,攻击一名毫不起眼的奴僕,而大厅中剩

下轻伤和功力较深厚的中原侠士们,突然大叫一声「不好!」因为每一人都发觉

急速运功后,功力正急速的消失!

  黄蓉、朱子柳各以“兰花拂穴手”和“一阳指”按住那名浑身髒臭奴僕的重

穴,沉声道:「交出解药!」

三、《武林圣火令》

  当阿浪的刀剑绝式最后一招发出时,大部分功力不济的人,都被捲入“地狱

”或“虐龙”劲中,但这个“不起眼”的新奴僕“阿才”,竟没被捲起,是个令

人生疑的大破绽。

  当黄蓉发现功力迅速消退时,就知道了“阿才”一定是王大人的暗棋,虽然

自己酒菜一滴未沾,相当小心,却仍中其计,拼着剩余最后一股功力,想制服阿

才,逼其交出解药。

  朱子柳灵活脑袋不逊于慧黠的黄蓉,因此,两大高手同时出手夹击阿才,接

着,武三通、大小武、耶律齐、耶律燕、完颜萍、郭芙虽不明就里,却也知道自

己中毒,跟着黄蓉之后出手。

  但,对手是“阿才”,“十年棺材”才第十,是个要命的棺材。

  何况,还有一个神祕的九太保,加上一个难惹的“十一阎王”方十一?

  武三通等人的攻势,和另一股猛烈袭来的拳风相撞,对方被弹开,但武三通

等人也花尽最后的功力。

  武三通、耶律燕、耶律齐、大小武、郭芙不支软倒,另一头“十一阎王”方

十一嘴角淌血冷笑,软躺在地,恨恨说道:「明明跟灭我整门的阿浪是一伙的,

却装做一副大忠大义的样子,还对中原群侠下毒,哼!拼我一条老命,也要与你

们同归于尽。」

  方十一大叫道:「郭靖,你还不把他们拿下,中原群侠只剩你还有几分残余

功力可抓住他们,难不成你想护短?」

  郭靖突然对方十一问道:「方总标头,你曾说当日你力战阿浪,直到王大人

军队到来才免于一死?」

  方十一道:「不错,我满门家小、弟子,跟阿浪这个兇徒大战,勉强保住程

遥迦夫人的清白,但却死伤无数!」

  郭靖道:「阿浪若要强占程遥迦夫人,凭你,也挡得住?」

  方十一心下一惊,这才明白,郭靖虽然驽钝,却并不是毫无推断能力的蠢猪

,突然,双脚猛一蹬,原本软瘫的身体活蹦乱跳地弹起,“碎龙”轰向郭靖胸膛。

  郭靖对突然的攻击并不意外,双掌护胸吐一口气,胸背向后猛缩,再向前暴

涨同时双掌顺势轰出,“见龙在田”带领着一股霸道气流迎向攻来的拳势。

  方十一功力相差郭靖太多,身子被轰向大厅角落,吐血不已,无力再战,郭

靖随即几个大步,随着奔跑的身势,每一步都使地板多一个深深的脚印,郭靖头

髮飞散,随内力的发动衣服袖口鼓成皮球一般,一股灼热气流吹拂向阿才,一招

“战龙在野”準备对着阿才轰出。

  在郭靖攻势到达阿才之前,突然听到一声娇俏声发出的尖叫,郭靖不禁回头

,因为那是自己情人“程遥迦”的声音,只见到,王大人一手正隔着衣服揉捏程

遥迦的丰乳,另一手使力将程遥迦丝质衣服从领口撕开,露出细腻的肌肤,程遥

迦尖叫,似乎毫无抵抗的力气,王大人紧紧搂着程遥迦,湿滑的唇舌亲舔细白的

颈子、半露的酥胸。

  郭靖大怒,转而攻向王大人,兇猛的掌势到达王大人面前,突然王大人将程

遥迦半裸的身子丢向郭靖,郭靖眼看程遥迦要被自己所伤,赶忙收势,程遥迦软

绵绵的身子撞上郭靖,并“不小心”撞中“气海”、“丹田”两大要穴。

  王大人突从身后起出一把奇形棒子,棒子发出耀眼白光,用力拍向郭靖天灵

盖,郭靖勉力发掌一挺,最不费力威力却颇大的“神龙摆尾”使出,欲击落王大

人的武器。

  奇形武器威力奇大,郭靖“神龙摆尾”的霸道掌力,竟被震开,王大人趁胜

追击,又拿出另一支棒子猛击郭靖的胸膛,郭靖在被重击之下,功力涣散,禁不

住大口大口地吐血,眼前一黑,身子缓缓软倒于地,与程遥迦身子相叠,无力再

战。

  王大人狂笑:「美艳的黄蓉妹子,妳我赤身露体燕好的那个瀑布山洞,我早

在是个小乞丐的时候就发现了,我当时大字不识几个,拿了几件东西就走,没想

到这两根棒子竟用途极大,威力强悍不说,更重要的是,它助我以及快的速度增

长智慧,即使妳们中原群侠有无数高手、众多智囊,一样也逃不过我的计算。」

  王大人续道:「我能从一个乞丐,到如今高位,又能驱使许多高手为我卖命

,妳以为我这幺好对付?!」

  王大人得意扬扬的看着手中两柄光耀的棒子,狂傲说道:「众将士与待罪草

民听令,两只神光棒子护主有功,本官现封其为武林武器至尊,号曰“武林圣火

令”,以后见令如见本官,众人不得违抗。」

  黄蓉虽听到王大人揪出自己与王大人之间的丑事,却临危不乱,嫣然一笑说

道:「王大人,您嚣张了似乎早了点,别忘了,持有“解药”的人也被我们制服

了。」

  王大人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是吗?十太保你还在等什幺?动手吧!」

  朱子柳冷笑道:「只怕他身不由己,一阳指与兰花拂穴手的独门技法,非一

般人可解开的,更非能靠自己功力冲开,你别做梦……啊!」

  阿浪突然出手反折两人双臂,朱子柳遂不急防,一声惨叫,手臂已硬生生被

折断,再被阿才一拳击碎鼻樑,手肘下沈重捣朱子柳的心窝,朱子柳几个闷声,

眼前一黑,喉头发甜晕了过去。

  黄蓉虽功力尚略高于朱子柳,但一方面功力不断迅速消逝,一方面阿才油滑

、细瘦如柴的手指竟如同恶鬼缠身,甩都甩不掉,阿才双掌均牢牢的抓着黄蓉双

臂,随着黄蓉的攻击摆动姿势,直到黄蓉的攻击越来越弱,功力渐渐如同断续涓

流,这才放开双手,準备擒住黄蓉。

  黄蓉突然妩媚一笑,道:「你中计了!」说罢,一个倒栽葱,转身体成头上

脚下,利用隐藏的功力与旋转时自然形成的力道,均匀修长的腿用力一蹬,脚尖

重击阿才檀中大穴。

  阿才突然向前一步,却不是要倒下,阿才一副若无其事的冷笑,一把抱住头

下脚上的黄蓉,紧紧抱紧黄蓉的纤腰,黄蓉的双脚不及回到地面,阿才猛然将头

埋在黄蓉两腿之间私处磨蹭,疯狂的吻舔黄蓉的神祕地带。

  王大人肥胖的脸颊因快乐而颤动:「黄大帮主,美艳慧黠的女诸葛,千算万

算,你也算不到阿才是少林横练金钟罩、密教横练铁布衫的双修高手,而且,他

为了去除横练功夫罩门、穴道、柔软处等的缺点,自废穴道和经脉,所以当阿才

生病时,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治疗,他才会这幺瘦,瘦到没有人会防範这个卑微的

奴才。」

  王大人冷冷的道:「可是,他也是一个很好的“送终棺材”。」

  隐密的部位忽然受袭,黄蓉不禁手足失措,修长的双脚乱踢乱蹬,化掌为拳

猛力搥打阿才细瘦的腿,怀中美艳肉体的挣扎,似乎更刺激了阿才埋藏内心深处

的野性,突然使力将黄蓉整个娇躯抱起腾空,铁爪般手指抓住黄蓉腰部的衣服,

双手用力一分,「刷--」的一声,黄蓉滚落地上,而衣服也被撕走两大片,在

群侠、兵士、自己丈夫、王大人百双目光前,露出雪白柔滑的纤腰,小巧的肚脐

也随着平坦腹部,在断落的腰带内若隐若现地浮动。

  黄蓉背转身子微弯向地面,手脚慌忙地遮掩着露出的细腻肌肤,功力已全失

的黄蓉,此时如同一只受惊的兔子,俏丽的面容浮现些许惊慌。

  阿才信步走近黄蓉的背后,身手拿住黄蓉衣服的后领,向下一撕,黄蓉此时

如同一个不谙武艺的普通女子,只有微弱的抵抗能力,整个光滑如绸缎的背裸露

在众人面前,黄蓉紧紧抓住胸前残缺的破布,作为最后屏障。

  阿才鬼爪,慢慢地穿过黄蓉乌亮如飞瀑的长髮,扣住黄蓉的咽喉,黄蓉不能

自主的将头往后仰,阿才伸手握住黄蓉一个丰满的乳房,隔着衣服,搜寻黄蓉的

乳头,并搓揉黄蓉傲人的玉峰,黄蓉极力抵抗着,双手推、打着阿才的胸膛,试

图阻止阿才的动作。

  黄蓉颤道:「求求你,走开,不要靠近我!」

  在连续地侵犯中,面对功力深厚的阿才,黄蓉根本毫无抵抗之力,唯有节节

不断后退而已,阿才如同戏弄小鸡般,一寸一寸撕去黄蓉的衣裤,黄蓉的肌肤也

一寸寸地裸露出来,整个大厅的人,不论正邪,都被清丽美艳的黄蓉,一寸一寸

渐渐几乎全裸的样子激得口乾舌燥、慾火中烧。

  黄蓉只遮着一块破布的浑圆、富弹性胸部在汗流夹背中隐隐若现,连雪白的

大腿似乎也呼呼欲出,黄蓉右手被阿才拉起,左手则用力地护在胸前,她一直猛

力挣扎想逃出掌握。

  黄蓉叫道:「不要!住手!住手!不要啊!啊!」

上一篇: 幸福的借种经曆【完】
下一篇: 胸大有罪(七)【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