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岁的仪式【完】

真美主演的连续剧,果然造成极大的轰动。

  当然,电视机前的观众是看不到真美被淩辱的真相,只看到她那张惊惶失措的脸。

  要说在经过这一切后,对真美的身体经验会毫无影响,也是骗人的。现在当她回想被强暴的情景时,竟然也有丝丝的快感,三个年轻健壮的男体与自己相纠缠…

真美感到身下又已经湿成一团了。

  在结束繁忙的日夜颠倒的拍摄工作后,真美终于有了几天休息的时间。

  「真美,今天我带妳逛逛街,选择一些比较轻便的衣服吧!」

  一大早沙夜就催促真美,她们逛遍东京精品店,买了大包小包的东西。

  就在逛完CalvinKlein专卖店出来时,迎面一个戴着墨镜、满脸花白鬍鬚的男人撞了上来。

  「真对不起,让我来帮妳捡吧!」

  趁着这个机会,男人附耳对真美低声说道。

  「真美小姐,请你千万要支持下去。」

  「呃?」

  真美不解地望着他,眼前这个年近四十岁、温文的中年男人绝对不会是优二。

  「真是走路不长眼睛,真美、快点,我们晚上还有活动。」

  沙夜的话,真美一句也没听进去,她还在想着「妳千万要支持下去」…

  这男人会是谁?真美的心中再度燃起新的希望。

  这天晚上,CROSS大楼的地下停车场里涌进许多黑色Benz、BMW的高级轿车。

  西装笔挺的男人下了车后,就挤进那个像房门的暧昧电梯,往黑暗中更下一层。

  走过两旁镶着铁栏桿小窗的长廊,大家来到尽头的一个小房间。

  「这是年轻有劲的豪放美少女结城舞,各位仔细看看,她结实匀称的身体玩起来不得了的。来、开始喊价,我们的起价是一千万元。」

  「一千五百万。」

  「二千五。」

  小小的舞台上,全裸的小舞被关在笼子里,任人恣意地品头论足。

  「三千万,还有没有愿意出更高的价,没有?一、二、三,我们成交。」

  出价的男人露出满意的神情,在未来的二天一夜里,笼子里娇美的身躯就属于他了。

     *           *           *

  舞台突然降下去,一阵白色的烟雾昇起。

  「现在是今晚的压轴,我们新生代美少女的代表,渡獭真美小姐。」

  穿着水手服的真美出现在舞台上,她的双手被铁鍊紧紧捆绑。

  「让我们从她身上的水手服开始吧!各位成熟的男人,谁不想抱着这身衣服,重温少年时初恋的滋味。」

  「一百万。」

  「一百二十万。」

  「一百二十万,初恋甜美的回忆,各位,还有没有人要出更高的价格。一、二、三,成交。请这位先生来亲自脱下真美身上的水手服吧!」

  一位肥胖的中年男子吃力地走上舞台。

  「嘿嘿…真美小姐,我最崇拜妳了,我每天都按时收看连续剧,而现在就能拥有妳穿的水手服。」

  他的眼睛瞇成一条线,肥肿的手伸向真美的胸前…

  「讨厌,不要。」

  「哈哈哈…我最喜欢有个性的小妞了,妳尽量扭啊!这样才有味道呢!」

  他的手粗鲁地抓弄起来。

  「爽、爽,真美小姐的奶奶好有弹性,真恨不得能咬上一口。」

  「啊啊…不要、不要。」

  男人的手尝试从各个角度品嚐弹跳的快感,真美的身子左躲右闪,两股波浪荡得更厉害了。

  「帮我把铁鍊拿掉。」

  男人熟练地脱下真美的上衣,她两朵含苞的茉莉花露了出来。

  「哦哦…夭寿,在电视上都看没到。」

  台下响起一阵讚叹声。

  真美的手再度被套上铁鍊,男人蹲下身,脱下真美的裙子。

  「真美小姐的毛好少哟?嘿嘿嘿…」

  他还在真美的下身处嗅了嗅,然后才满意地站起来。

  「今天真是不虚此行,真美小姐幸会了。」

  他慎重地捧着真美的水手服走下台去。

  「各位看到真美身上这件粉红色的玫瑰底裤,在拍戏期间,她都穿同样的款式。还记得她被强暴的场景吗?想想看,只有它最幸运,能无时无刻地与我们真美小

姐的秘唇作着耳鬓厮摩的亲热。好了,现在开始喊价,从二百万开始。」

  「二百三十万。」

  「二百七十五万。」

  「看我的,三百一十万。」

  台下响起此起彼落的喊价声,五、六十个男人色瞇瞇的目光,都集中在那挑逗的三角地带上。

  为了躲避那些视线,真美把腿交叉着擡高。但是,这反而让底裤的两侧捲进她的秘处,露出花瓣肿胀的边缘。

  「三百一十万,还有没有人要叫价的?那幺成交。」

  年近七十的老人眼睛一亮,他得意地笑开了。

  「总算让我等到今天。」

  「好爷爷,你要做什幺?」

  「做什幺?我要好好教训妳们这些不知羞耻的小妖女。」

  老人抓住底裤的两端,猛地一提,绵质的布紧紧陷入真美的狭道。

  「啊…好痛!」

  「对妳们这种坏女孩还得好好管教。」

  说着,就猛力地前后拉扯起来。

  「饶…饶了我吧!」

  刺痛的感觉传来,真美的那里,就像穿了过小的鞋子而被磨破的脚。

  「少装了,别想骗得过妳老爷爷。瞧瞧,开始湿了吧?真是不要脸,来,给大家看清楚了。」

  老人猛地剥下真美的底裤,她的芳草和身下的神秘地带全露了出来。

  「嗯…唔唔…?」

  强烈的羞辱感让真美流下了泪水。

  「哭什幺哭?坏女孩就是要被处罚,再哭,就用这个擦乾净。」

  老人用脱下来的底裤在真美的脸上乱擦,底裤很快就湿透了。

  「呵呵…我今天总算重振雄风了,看妳们这些贱女生还敢不敢嫌我老、嫌我不行了?」

  像年轻了几十岁般,老人神采奕奕地走下台去。

  「现在是我们拍卖会里的压轴品-渡懒真美小姐。」

  「咚咚咚…」

  随着小鼓越来越快的节奏,真美的一只脚被突起的透明支架撑高,最后被顶到跟头一样的高度。

  「不…不要看我…」

  真美粉红色的秘穴,是被垃扯开,扭曲的小嘴;后花园的通道也一览无遗。

  「想必不用我多说什幺,识货的人心里自然有数。让我们开始吧!三千万。」

  「三千五。」

  「四千万。」

  喊价的声音如连珠炮般一个接着一个,有些男人的声音还因兴奋而颤抖。

  真美强忍着金鸡独立所带来的不舒服,她垂下头,半闭的眼角里浮现一个身影。

  『是…是今天把我撞倒的男人…』

  『…请妳千万要支持下去。』

  『难道、难道他也是来买我的?』

  真美并不清楚被买以后,究竟会发生什幺事,只是墨镜下男人温和关怀的眼神,让真美觉得很踏实。

  不过男人并没出声,他只是静静地观察一切。

上一篇: 半生风流 第五章 欲火焚身诱小妹【完】【作者:
下一篇: 幸福的借种经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