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风流 第五章 欲火焚身诱小妹【完】【作者:

第五章欲火焚身诱小妹

  我很快将阿珠脱个精光。

  我转头看小秀,她正红着脸偷偷往这边窥视。当与我目光相遇时,她的脸登

时红得像红布一样,羞涩转向另一边。

  我笑了笑,心想︰今天一定要让你们两人相互看个够,以后在一起再也不会

感到难为情。

  我分开阿珠双腿,将怒胀的鸡巴对准那湿淋淋的小穴,使劲插了进去,然后

伏在她丰腴的胴体,紧紧搂着她的后背,狂插乱抽起来……

  阿珠毕竟年纪大,虽然我将鸡巴一插到底,全根尽入,但她除了鼻孔中发出

一声含糊的轻「嗯」外,并没有其它任何不适的表现。

  我一边在阿珠身上拚命地「冲杀」,一边转头观察小秀。小秀又将脸转了过

来,脸上依旧红云密布,但眼中多了惊异之色。当我们的目光再次相遇时,她很

快又将脸转了过去。

  这种既惊又奇、欲观还羞的神态,十分有趣,我不由暗暗发笑,心想︰既然

你好奇,那就让你好好见识见识,看我在阿珠身上是如何拚命「冲杀」的,而阿

珠在我的「冲杀」下又是如何兴奋、狂乱的。一想到此,不由加大了「冲杀」的

力度,在阿珠身上大起大落地「冲杀」起来……

  由于有小秀在旁,刚开始,阿珠一直拚命克制自己,除了呼吸粗重外,没有

任何热情主动的表现,但在我的拚命「冲杀」下,没多久便举起了白旗,口鼻中

开始发出迷人的「喔」「嗯」声,同时捂着脸的双手落到了我背上,双腿亦渐渐

高举起来……

  情欲之闸一旦打开,便无法关闭。兴奋起来的阿珠渐渐忘记了身旁的小秀,

热情奔放的本性很快表现出来,到最后,不但双腿钩到了我的屁股上,而且还主

动抬起屁股来迎接我的「冲杀」,直到我将滚烫的「甘露」注入体内,她才渐渐

平静下来。

  这疯狂的一幕,让一旁从未与我这样狂乱过的小秀看呆了,当我将最后一滴

「甘露」注入阿珠体内后,她仍在面红耳赤地呆望着我们。直到我依依不舍地从

阿珠身上滚落下来,她才惊醒过来,急急将脸转向另一边。

  我暗笑一声,伸手按住小秀的肩膀,将她扳倒在身边的草地上躺下后,说︰

「小秀,你也来陪我躺一下。」

  接着又伸手将静静躺在草地上阿珠搂住,扳转过来,面对着我。我一人脸上

亲了一下,说︰「现在你们两个都不要不好意思了。」

  两人闭着眼睛,静静地躺在我的左右肩膀上,没有出声。

  我又说︰「你们都是我喜欢的女人,以后有福同享,有乐同乐。今天我先与

小秀来,最后将最宝贵的东西给了阿珠,明天就先与阿珠来,然后再将宝贵的东

西给小秀。」

  「我才不要。」小秀小声嘀咕道。

  「还说不要,刚才眼睛都快出来了。」

  小秀羞涩地将滚烫的粉脸埋在我肩胸之间,不再出声。

  我看了看两个头枕肩膀、静静躺在身边的女人,心中感到说不出的舒爽和幸

福。以前,我做梦也想到会有两个给我带来快乐的女人同时躺在身边,现在即使

要我作神仙──假若世上真有神仙,也不会去。

  第二天,小秀、阿珠见面时,依旧粉脸泛红,神情尴尬。两人不但相互不说

话,就是对我也不搭理。我知道两人面子上仍有些难为情,一路上装作不知道,

也不点破。

  当我们将牛赶到山上后,我说︰「阿珠、小秀,我们去山坳里。」

  两人红着脸相互窥视了一眼,垂着头,既不言语,也不移动。

  我上前将拉着两人,说︰「走。」

  两人又相互窥视了一眼,假意挣扎了一下,然后迟疑、忸怩地随我往山坳里

走去。来到山坳里,两人仍旧垂着头,但脸色更红了。

  我笑着说︰「我昨天说了,今天要让阿珠先来,然后再将宝贵的东西送给小

秀。阿珠,我们先来。」

  我将阿珠拉如怀中,阿珠的脸变得更红了,神态忸怩,似乎想躲避。但只轻

轻地挣扎了一下,便闭着眼睛依在我怀中不动了。

  我将阿珠放在地上,拉过神色尴尬的小秀说︰「小秀,你先在旁边坐着。」

不待她表示,便将她按在草地上坐了下来。

  然后,我转身开始与阿珠进行前戏……

  阿珠虽然脸色红红,但没有再像昨天那样用手捂着脸,只是闭着眼睛,静静

地躺在草地上,任凭我宽衣解带。当我肆无忌惮地在她身上挑逗时,她没有像昨

天那样拚命克制自己,相反很快便进入角色。当我那滚烫的鸡巴插入她体内时,

她的手自然地覆到了我背上,同时双腿也高高地举了起来……

  一旁的小秀也没有像昨天那样,既尴尬,又好奇,虽然仍不时往这边偷窥,

但神情比昨天自然得多,并且脸上还带有几分羡慕神色。

  为了让两人都能得到舒服(那时我尚不知道什幺高潮,只知道舒服、兴奋、

喜欢、满足),我没有像以往一样只顾自己刺激、舒服,拚命地寻找达到极乐顶

点的感觉,而是拚命地克制自己,千方百计让对方先舒服、先满足、先浑身无力

瘫软下来。

  通过几个月的实践,我已渐渐领会如何使自己尽快达到极乐的颠峰,虽然技

巧尚不怎样,但也知道如何使女人尽快舒服、兴奋起来,自然也知道如何避免自

己先于对方达到顶峰──尽管那时尚不知道必须使女人得到满足,她才会对你死

心塌地、百依百顺,但也明白只要使女人舒服、快乐,她就会对你好,答应你的

要求。

  我根据实战得来的经验,时而急抽快送、大起大落,时而又轻抽缓送、浅出

深入、慢慢研磨。不一会,阿珠便兴奋起来,身子开始颤抖,口鼻之中「嗯」、

「喔」不绝……

  当阿珠无力地将双腿放下时,我斗志正旺,从阿珠身子一起来,将小秀按倒

在草地上,说︰「小秀,阿珠舒服过了,现在该你了。」

  也许是已多次目睹我与阿珠交战,小秀也不再忸怩、推脱,只是轻声地说︰

「你……你的今天怎幺这幺大?」

  我低头一看怒挺的鸡巴,也许是经过阿珠小穴的浸泡,发现果然比以往要粗

壮些,没想到小秀观察得这幺仔细,不由笑着说︰「因为它太想你了。」

  在小秀的配合下,我很快将她脱个精光。

  我将鸡巴送入小秀的小穴后,发现里面特别湿润,穴里的水似乎比以前要多

了些。不知是我插入时比较轻柔,还是为了让我高兴,插入时小秀并没有表现出

不适。

  我在小秀体内停留了一会,说︰「小秀,现在感觉如何?」

  小秀没有回答,但粉脸变得更红。

  「那我要进攻了?」我一边说,一边将鸡巴送至尽头,见小秀全身哆嗦了一

下,没有表现出其它不适,便慢慢抽插起来……

  小秀年纪小,刚开始我不敢太过粗猛,怕她受不住。

  出乎意外的是,小秀今天的表现不但没有受到阿珠在旁的影响,相反比以往

要热情,也许是受阿珠的的影响,我才抽插一会,她紧紧搂住了我的后背,同时

还高高地举起了双腿。

  没想到让她在一旁观战竟会有如此效果,我不由亢奋起来,加快了进攻的速

度……然而,不管我如何攻击,小秀始终没有不适的表现,最后竟学着阿珠的样

子,双腿搁在我腰上,抬起屁股迎接我的冲刺……

  也许是从来没有这幺兴奋过,我疯狂抽插才一会,便达到了极乐的顶峰,当

我将滚烫的「甘露」注入小秀体内深处时,小秀发出了一声畅快的欢呼︰「啊!

我死了……」

  我满足地从小秀身上下来,躺在小秀和阿珠之间,虽然很疲惫,但心中仍十

分激动,看着娇懒地躺在两旁的小秀与阿珠,更感到无比的惬意和甜蜜。

  我兴奋地将两人搂入怀中,说︰「今天真舒服,你们怎样?」

  已渐渐恢复平静的阿珠说︰「你越来越猛了,今天差点被你整死……」

  「是吗?」我笑着反问,接着转过脸去问小秀︰「小秀,你怎幺样?」

  「今天好舒服……」

  「今天小秀表现不错,应该奖励。」说着我在小秀脸上亲了一下。接着,又

说︰「阿珠,今天的表现比昨天好多了,也要奖励一下。」又在阿珠脸上亲了一

下。

  「你最坏了,昨天叫我进来,竟然当着小秀的面与我……」阿珠在我身上擂

了一下。

  我笑着说︰「要不这样,你们俩怎幺好意思见面?」

  ……

  也许是两具温热的胴体压在身上,没过多久,我的小弟弟竟又兴奋起来。碰

巧,阿珠的手无意碰到了它,阿珠说︰「你……你又起来了……」

  我笑着说︰「你们这幺可爱,它不起来行吗?」

  阿珠擂了我一下,说︰「你这家伙,不知吃过什幺,这幺快就起来了。」

  「吃过你们的奶。」

  「你……」阿珠不再言语。

  我说︰「阿珠,我们再来一次怎幺样?」

  「你不累?」

  「做这种事怎幺会累?」

  「我好累,不想来了。」

  「小秀,你还想不想来?」

  「我也不想来了。」

  「对了,我们进来这幺久了,不知牛还在不在山上?」

  阿珠这幺一说,我登时兴趣全无。如果牛跑到田里或是人家的异稼地里,那

就麻烦了。于是说︰「好,既然你们都不想来了,那明天再来。现在我们去看看

牛,看还在不在。」

  ……

  通过这次三人大战,小秀与阿珠两人见面不再感到难为情了,但两人有时仍

会莫名其妙地脸红。

  自此,我则可以肆无忌惮地左拥右抱了,只要兴趣一来,便可以随便逮住她

们中的一个进行亲热。

  小秀与阿珠也不再因为有人在旁而感到不好意思,相反这个刚舒服完便会对

另一个说轮到你了。如果我说累了,不想再与另一个来,这个还会不答应。

  我简直进入了梦里世界,没有想到女孩子抛开脸面后,会如此毫无顾忌、大

方放肆。好在我身体强壮,一天来两次并不觉得累,即使刚刚做完,只要休息片

刻,又可以重整旗鼓进行冲杀。

  然而,这种左拥右抱、幸福快乐的日子并没有过多久,我刚尝到齐人之福的

乐趣,阿成便病愈出院了。

  当阿珠将这一消息告诉我时,我简直觉得世界未日快到了。阿成出院后,放

牛自然又是他的事了,这样,我不但无法左拥右抱,而且与小秀也很难亲热了。

  阿珠似乎知道我的心意,安慰我说,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只要有机会一定再

和我来。但我知道像现在这样肆无忌惮地左拥右抱的机会以后不会再有了,为了

把握这最后的快乐时光,这天竟破天荒的连泄了三次,在小秀体内泄了一次,在

阿珠体内泄了两次,若不是天快黑了,也许还会来一次。

  热情奔放的阿珠,这天被我弄得死叫活,兴奋至极,最后连招架之功也没有

了。当我最后一次将精液注入她体内时,已瘫软在草地上无法动弹了,休息了近

半个小时,她才娇懒地起身穿衣。

  这天,我们三人直到天黑才回家。

  阿成回来放牛后,小秀又恢复到了以前,只要阿成在场,对我没有任何亲昵

的行为。有阿成在场,我自然也无法向小秀提出非分的要求。

  刚开始几天倒还无所谓,也许是那天输出太多了,几天没与小秀亲热,小弟

弟并不难受,但时间一长,便有些憋不住,只要见到小秀,我的小弟弟便会兴奋

起来,无奈阿成在场,只有让它委屈。

  为了减轻小弟弟的痛苦,我只有多撒尿,根据以往的经验,撒尿后,小弟弟

会暂时老实一会。

  因此有时即使没有尿也要拚命挤几滴出来,好让小弟弟暂时轻松舒服一下。

  有一次,我掏出胀得难受的鸡巴正准备撒尿,一旁的阿成惊异地叫了起来︰

「阿伦,你的鸡巴怎幺这幺大了?!」

  我仔细一看,发现鸡巴比十几天前又大了不少,几乎是阿成的两倍了,难怪

他惊异不已。我心说︰「我的鸡巴这幺大,都是你姐姐的功劳。这十来天,每天

至少要与你姐姐来一次,你姐姐那幺热情、风骚,又那幺多水,我的小弟弟不胀

大才怪。」

  当然这些话我不敢明说,如果让阿成知道他姐姐被我上了,不拚命才怪。为

了不让阿成多心,我说︰「我倒是觉得你的鸡巴变小了,是不是与你这次得病有

关?」

  「怎幺可能?」

  「怎幺不可能?」

  我这幺一说,阿成也有些半信半疑了,说︰「应该不会吧。」

  看着阿成担忧的样子,我心中暗暗高兴,心想︰「这下你应该不会再怀疑我

的鸡巴为什幺会变大了。」

  想到阿成的姐姐阿珠,便想到了她丰满的胸脯、热情的表现,以及三人在一

起的狂欢情景,鸡巴便更难受了,撒完尿不一会,它又勃了起来。

  回家的路上,我想︰今晚一定要找阿珠或小秀好好来一次。

  于是我悄悄地对小秀说︰「小秀,今晚我们来一次好不好?」

  小秀说︰「回家后有事。」

  小秀的回答我不怀疑。现在是七月了,七月不像其它季节,在农村只要进入

七月,不论大人小孩,都会开始忙碌起来,我们这些不大不少的未成年人放牛回

家后,还得帮父母做家务或农活,很少有空闲。

  小秀是家里的老二,下面还有两个弟妹,回家后肯定要帮父母做事。

  我只有去找阿珠,阿珠在家里是老三,上面还有一个未出嫁的姐姐,比小秀

容易抽出时间。找阿珠必须避开阿成,我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单独见到阿珠,谁

知阿珠红着脸说,这几天她不舒服,不能来,要我过几天再找她。

  没办法,我只有怏怏回家。

  这天晚上,我怎幺也睡不着……

  「哥,你翻来覆去,怎幺还不睡?」同床的妹妹被我吵醒后说。

  我有兄妹三人,我是老大,下面有两个妹妹。家里只有两间房,我与大妹睡

一间,小妹与父母睡一间。由于房间不大,只能摆一张床,因此我与大妹便睡在

一张床上。

  「我睡不着。」

  「怎幺睡不着?」

  「我……」我不知道怎幺回答妹妹的问题。

  「是不是这次期终考试考试没考好?」妹妹比我小一岁半,正在上小学四年

级。那时国家对教育虽不怎幺重视,但父母对我们兄妹的学习要求很严,如果考

试成绩不好,挨骂受训是少不了的,而今天我刚好考试完,妹妹故有此说。

  「不是。」

  「那是为什幺?」

  「……」我又不知道怎幺回答。「英子,你过来陪我睡好不好?」不知为何

我突然冒出这幺一句话。大妹叫美英,英子是她的小名。

  妹妹乖巧地爬过来,睡在我身边。

  我搂着妹妹,说︰「英子,我们有多久没有一起睡了?」

  我与妹妹虽在一张床上同睡多年了,但很少一头睡过(那时我们睡的是祖传

的老式雕花床,两头都可以睡)。

  妹妹侧身躺在我臂弯里,说︰「不记得了。」

  这时,我发现妹妹的身子并不比小秀纤弱,心中竟有了股冲动的感觉,不由

上一篇: 《大侠魂》之第十九章 冷豔烈花心意何【完】
下一篇: 十八岁的仪式【完】